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汽车资讯 >

安徽人均GDP与沪苏浙差距这么大?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9-12 06:25   来源:未知   阅读:

图片来源:安徽蓝皮书

此外,由于行政壁垒、地方保护主义和跨地区协调机制的不健全,区域内要素流动不畅是制约安徽深度融入长三角的一个重要外部因素。

蓝皮书称,在深度融入长三角过程中,安徽对于“何谓深度融入”“何以深度融入”,要时刻保持清醒认识。一要明确差距。对于战略机遇不能保持盲目乐观的态度,关键是主动作为,要对于自身的差距保持清醒认识。二要找准定位。要全面用好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带来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三要突破障碍。必须紧扣“一体化”和“高质量”两个关键,勇于革新自我,打破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中的体制机制障碍,提高效率,形成合力。

内部发展存在的不足,也是制约安徽深度融入长三角的重要因素。一方面,内部发展不均衡。在加速工业化、城镇化的过程中,安徽内部发展不均衡的问题较为明显,皖北片区人口密度最高,是最低的皖南片区的4,香港特区总站免费资l料.3倍;皖中片区城镇化率最高,比最低的皖西片区高24%;皖北地区集中了大量的农业人口,沿江片区GDP是皖北片区的2.2倍,但仅拥有皖北片区53%的常住人口,严重制约沿江片区的工业化和城镇化。

另一方面,安徽对外开放程度不高,整体对外贸易依存度不够。2019年,安徽省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为4737.3亿美元,仅达到上海、江苏和浙江的13.9%、10.9%、15.4%。

还有,安徽与沪苏浙交通联系度不够。当前,长三角地区中,安徽对其他地区的交通可达性最差??在现状高铁等时圈体系下,高铁3小时已经覆盖长三角城市群地级市的52.5%;安徽省地级市未覆盖率为62.5%;现状尚未形成完备的高铁网络覆盖,尤其是皖北城市。在现状高速等时圈体系下,高速5小时只覆盖安徽省地级市的22.5%。

摘要:经济总量偏低尤其是人均GDP不高成为安徽深度融入长三角的重要制约因素。

其次,经济联系强度不高。相比之下,安徽与长三角其他省市的联系强度最低,2018年,上海、江苏、浙江彼此间的经济联系度指数基本都接近或高于5,但上海、浙江两地与安徽的经济联系度仅在1左右,不过安徽与江苏的经济联系度很高。

2019年长三角区域地区生产总值对比

近日,安徽大学创新发展战略研究院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了《安徽蓝皮书:安徽社会发展报告(2020)》。蓝皮书指出,当前,在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实施过程中,虽然安徽已经被全域纳入,但是限于自身发展中的一些深层次问题,安徽尚未深度融入长三角。

蓝皮书分析称,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首先是经济总量偏低,人均GDP差距大。2019年,安徽省地区生产总值为37114亿元,相比于上海、江苏、浙江仍有较大差距(见图)。人均GDP方面,安徽2019年为58496元,不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且仅为上海的37.2%、江苏的47.3%、浙江的54.4%,经济总量偏低尤其是人均GDP不高成为安徽深度融入长三角的重要制约因素。

2020年1月16日,《安徽省实施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行动计划》正式发布。该行动计划明确了发展目标,提出:“到2025年,主要经济指标增幅保持前列,人均水平相对差距进一步缩小,中心区现代化水平明显提高,全省域与沪苏浙一体化发展水平明显提升,城乡区域、科创产业、基础设施、生态环境、公共服务、体制机制等领域一体化取得实质性进展。到2035年,与沪苏浙一体化发展机制高效运转,创新创业创造活力充分释放,城乡区域差距进一步缩小,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全面实现,基本公共服务水平趋于均衡,生态环境根本好转,人民基本生活保障水平与长三角平均水平大体相当,现代化经济体系基本形成,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格局基本构成,现代化五大发展美好安徽基本建成。”